内容详情

为我涂上生命底色的人

时间:2021-05-07 07:34:49 作者: 浏览:0
作者:张亚凌
我常常想起她,想起她就有些懊悔,懊恼自己读懂她时已经太晚。

五岁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逗小狗玩,父亲对我说:“斌子,该收心上学了。”我要上学了?不知对上学的恐惧从何而来,小小年纪的我竟是本能地拒绝。

开学那天,母亲把我从池塘边撵到家里,又从前院撵到后院,气喘吁吁地逮住了我。她戳了一下我的脑门,道:“比泥鳅还难对付。”似乎怕我挣脱,她紧紧地握着我的小手腕,以至于手腕被捏得生疼。

她拉着撅着屁股使劲往后拽的我,走过了几条巷道。到了村边,上了高高的台阶,进了大门。一个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母亲说:“快叫老师好。”但我依然憋着气、扭着头,不肯正眼瞧。

余光里,她弯下腰,亲切地说:“小斌斌没哭啊,乖孩子。”那声音轻轻柔柔的,似乎有种魔力,我扭过头看她,她正笑眯眯地瞧着我。恍惚间,我觉得她的眼睛里投下一束光,将我整个人包裹在其中。一种安全感瞬间包围了我,驱散了此前关于上学的种种不安与恐惧。
教我们时,她的年龄已经很大了,像我的祖母,不高声说话,不发火,不打骂孩子。倘若你不小心做错了事,她只是嗔怒,会轻声细语地告诉你哪里错了,还会安慰你。

小孩子最知道怎样在喜欢的人跟前表现自己。就像她见第一面将我认定为“乖孩子”时,原本到了学前班继续哭闹的念头就被“乖孩子”的称谓轻轻抹去了。

有时她会把我们带到教室外面的梧桐树下,我们围坐在一起,她坐在中间,给我们讲故事,带我们做游戏。梧桐叶子落下来,有孩子的思绪就随着树叶飞走了,更有调皮的直接起身去捉树叶。每每那时,她会停下来,笑眯眯地看着,甚至会说:“那就玩一会儿吧。”然后手一摆,示意我们可以自由了。

有时下雨了,她会让我们在教室门口一字排开,看雨。我们便把小手伸过去,让雨滴落在掌心。有孩子顽皮地跑进雨里,她只叮咛:“小心点,别摔倒。”当有孩子说“雨点像豆豆”时,她带头鼓掌。欢声笑语就像雨点般洒落一地。

学校外有一片地,没种庄稼,尽是野花野草,是我们的乐园。春天来了,我们在那里轻手轻脚地看到了小草的嫩芽,她提醒我们不要踩踏刚出来的嫩芽儿;夏天到了,我们在那里触摸绸缎般的花瓣,她说摸摸就好不要摘下来;秋天呢,她教我们认识野果子;冬天她带我们从坡上往下滑,摔倒没哭的孩子,她会挨个鼓励。我们就这样快乐地成长着……

是不是因为儿时这一段经历,我才视“风霜雨雪”为朋友?“风霜雨雪”来了,那我就坦然接受并与之好好相处,走过一段又一段迷茫的时期。

突然记得她老人家说过的一句话:“小时候受点伤,长大了就是疤。”有幸遇见她,我的小时候才一直被呵护,一路走来,健康快乐地成长。老师的那束目光,像孙悟空的金箍棒画出的神奇的圈,遮挡了所有可能伤害我的风雨。

多年后,她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当我意识到她给我带来的影响与改变时,她已去了天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父亲的家训:听党的话
猜您感兴趣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发布,请联系QQ769913200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