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我这一生,只为一个世界负责

时间:2022-03-18 07:20:28 作者: 浏览:0
戴馨瑶

他的眉目里落了霜雪,那是他与生俱来对庸俗的漠然,以及这经年寻寻觅觅的,春秋的冷清。

他白衣广袖,身姿秀颀。他卧于舟,不理倦容,手握支浆,遥望和漠视着——忽然耳侧萦绕起一支琴曲。有泠泠琴音从一人的指尖颤开,他一听就想起了这曲的名,这曲的谱,以及这曲的指法。他摊开双手,看着掌间爬上的茧。那一丝从群底掠过的柔光,黯淡下来,消失不见。

俊雅的白衣船夫,任自己的小舟漂流着,喃喃,将军……他心底系了另一个人,甚至超过他自己。那个人早已死生不明,也许早就去另一个世界了。他心里承着两个世界,他早就成了生活在回忆里的人,可他却永远无法逃离眼前这个被占有侵犯的世界,“国破山河在”,这片他曾与那人共同驰骋,已然不属于他们了!

他悲哀地想,这是乱世啊。乱世中,他不期而遇的那个将军,喜欢上自己的琴音,将自己引为知音,陪自己走遍山河。而在战乱到来时,死生不顾,换得自己一片平安。而他的生活却就此中断,他的回忆在人生中倒放,生活在过去的他,再也没有自我,余生,都在为那个黑衣将军而悲哀。

选择活在过去,就如同飞蛾扑火,心甘情愿,早已没了自我,不再有自己的世界。

你知道活在过去的人吗?他们毕生选择为两个世界负责,承受回忆的痛楚和现实的惨淡。他们心底流成了海,无风无雨,却依旧无边无垠。

有时现实的细节与多年前残存的情感碰撞,就像鱼儿被冲到了沙滩上。海底的鱼儿翻出水来,呼唤它们回到这回忆中的,过去赖以生存的海。可沙上游在水坑里的鱼却无法脱离现实里的沙滩。它们发现了与过往的海无比相像的水坑,于是选择滞留在此,滞留在无法脱离的现实与细节里的过往。直到水坑干涸,它们才开始挣扎,妄图逃脱。可是,早就晚了。美好的回忆,温柔的大海,早就遥不可及。它们最终绝望,自取灭亡。

如果我是这条鱼,那我只会活在一个世界。要么放弃水坑的诱惑,竭力回到大海;要么忘记海的味道,在干旱与枯燥里永远地滞留。

请原谅我的偏执,但我真的再无余力去对第二个世界负责了。我问尽西东,或向南北走,或立在原地停留,时间都在某个安放的地方里消失了。时间有限,我不贪心,我只想好好为一个世界负责。我种上一草一木,就够。我不想学那些把七情六欲当过家家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他们想白白地拿走别人世界里的一朵花,却发现自己的世界早就成了沙漠。而我,只想捧上一把阳光,或一弘清水,一尾鱼,一棵幼草,一朵蒲公英,吻落时间。

我始终想不明白那些竭力要讨得别人欢心的人。世界只有一个,时间只有一条河,每个人的世界数下来,就是无数的世界。你想在一秒一滴的流消里将自己的身影留下在每个世界——那未免痴心妄想了。

但是,我没有拒绝,温柔人在我的世界里藏一颗糖。

最为耀眼的阳光,隐隐跳动在那人的发尾上。我想加快步伐,追上她,握住她身上的光芒,她却转过身,嘴角挂着笑意,朝我先奔来。那时一缕流光撞进了我的眼眶。

“瑶。”她捏了捏我的指尖,在我掌心里,落下了一颗糖。

我突然想起了夕阳下分叉的枝丫,渗透了满怀的金光。是谁在怀里的书本,我眼里的世界里,不小心掉下了一颗糖。你想把糖藏进书中,却失败了,只能递给我一个小小的笑。

从此你留在了我的世界。所以我要好好对世界负责,让你在我眼中的繁花纷坠里微笑。

——或许阳光会旦古不变,鱼儿会游向海底更远,白衣的忧伤琴师,留下一段温柔的古韵,抬头又会看到,那个明媚的黑衣将军。

我要以此立誓,我这一生,只为一个世界负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永远的花滑男孩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发布,请联系QQ769913200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