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舌尖上的人生

时间:2022-05-13 21:39:41 作者: 浏览:0
高一 林泓昊

吃乃人世之大事也,人非神,不可不食。在远古时代,茹毛饮血,果腹已是上天的恩赐。可如今,这也再不是忧事,不用考虑下一秒生命会戛然而止,活着为了吃,已是不再为了简简单单的温饱,通过食物要品尝的是人间百味,世态炎凉。

古人对美食总是趋之若鹜的。东坡居士一生不断遭受贬谪,从中央直到当时最为蛮荒之地海南,可也只是淡淡一句“看破人生路,万事转头空”。作为“美食家”的他被贬至环境恶劣的岭南之时,却道“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常作岭南人”。受到当时的种种迫害,也只是觉得“人间有味是清欢”。而醉吟先生对生活也是简简单单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国君李煜则是“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食物对他们来说已不是充饥之物,而是生活的寄托,在并不容易的日子里,借酒消愁,暂且远离这并不容易的现实生活,或许这一刻他们才实实在在的活着。

正如汪曾祺先生所言,中国人口味之杂,敢说为世界之冠。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专属美食,这是由当地的地理环境所决定的,与其说杂,不如说是这里面所寄予的情感是以万千多来计的。

我们中国人的生老喜悲,似乎都离不开一场场的的宴席,诸如庆祝婴儿满月,新婚之喜,抑或是人的老去,许许多多人聚在一起庆祝或是默哀,将他们的情感都藏进这满满当当的食物当中去。除此之外,在当儿女外出谋生之时,家人总是会给他们带上些许当地的美食,自己吃或是赠与同事。这份食物伴随这他们去往异地,连同着家人们的祝福。我觉得在《舌尖上的中国》有一段话说的极好,中国人善于用食物来缩短他乡与故乡的距离。那留在舌尖上的美味,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可口了。

如今的人们可能不只是口味杂了,心也越发开始杂乱了起来。现实的快生活让人吃不消,平凡的生活枯燥无味,压抑的日子里,心跳却是要快速的搏动起来,让人喘不过气。日常的快餐,方便,却缺乏营养,多次的应酬却摧残了身体。相比与那个所谓生活质量更差的地方里,大城市似乎好不到哪里去,食材丰富但少了点什么,少了一点慢节奏,少了一点真情实感。

寻找真正的美食似乎变得更加重要,小时候总是盼望长大,而长大了却又渴望回到童年,美食是否又是如此?人们可能会怀念小时候的年夜饭、饺子,那些爷爷奶奶包的粿,做的烙饼,诸如此类。看着时光从手隙中溜走,长大了开始谋生,在外吃到的相同的美食又好像不再那么可口,这也不是食物的问题,而是你的心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心境了,不再满足,不安于现状,少了妥协,少了身边人,没有了当年的气氛感情,也就再没有了那顿如此可口的饭菜,这便是人生,你总得撂下手中事,再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总得失去什么才有回报。

恩格斯有一句话,追求幸福的欲望只有极小的一部分可以靠观念上的权利来满足,绝大部分却要靠物质的手段来实现。我觉得正如美食,少了那极少一部分,即人生的感悟,那么这舌尖上的人生也就不会再圆满,这食物也就失去了它本身最为重要的意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想你了,我所爱的大自然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