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尼摩船长游广州

时间:2021-04-02 13:27:00 作者: 浏览:0
游 记

初一(9)班植翘楚

由于尼摩船长必然不会踏上有人类的陆地,这一次便只有阿龙纳斯教授、康塞尔、尼德.兰与我来游览广州。
我们的船驶进珠江入海口,逆江流而上。三角沙洲随着船行向后渐渐退去,葱茂绿荫中各色的鸟在水面上飞掠,又直冲而上,一遍遍地擦拭着天空。康塞尔又在给鸟分类,尼德.兰却一脚蹬在船舷上大喊:“啊!真是多!不如我们打几只下来,拔了毛烤着吃!”
很快我们便在广州市内上岸,船被系在河边的缆桩上。这时已是日落,红灯笼缀在路灯上,摇晃着无数重的影子;街头小摊暖黄的灯光亮起来,映得路边一盆盆的花草也泛起生机的光华。

“啊,真是见鬼的可爱!” 尼德.兰指着一盆黄菊花大嚷着,“在我家乡的冬天,从来没有过这种东西!”
“想必这是热带的边缘。”阿龙纳斯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下那些植物的外形,“不过当然,这里的冬天可不能让尼德捕鲸了。”
康塞尔好奇地举目四望,“那是自然,先生!这里应是文明人的城市了。”
尼德.兰一听,又説着要逃跑。那时候的阿龙纳斯还想继续游览,我便带着他们继续往花街的深处走去。
一盏盏各式的宫灯,悬在小摊前的架子上。里面彩色的图像不断缓慢旋转着,交织出流转的灯影。我们倒是没有在尼摩船长的收藏室里见过这样的珍玩,尼德.兰兴致勃勃地让我去问价钱,发现也并不贵。他很开心地与这个“文明世界”做起了买卖,而阿龙纳斯和康塞尔显然对各色的花木更感兴趣:他们在海中待了太久,眼睛都要被无尽的海中生物装满了。
“先生,”康塞尔指向那些花草,“冬天鲜艳的花,这不是绝顶的标本吗?”
阿龙纳斯表示赞同,“虽然我也很想养一盆,不过还是做成标本要稳妥些。”
我只是看着这些兴奋的同伴,很明显他们不会讲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海底两万里—畅游广州
猜您感兴趣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发布,请联系QQ769913200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