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老物件里旧时光

时间:2023-11-09 07:48:16 作者: 浏览:0
一次整理书柜,偶然发现一个有些破旧的小盒子。打开一瞧,一串有些磨损却干净的手链静静地躺在里面。看着熟悉的旧物,眼眶有些发热,思绪也被拉回到从前。

记得那是2018年的秋天,是我转入新学校的时日,也是我和她初遇之时。经过三年的朝夕相处,班上的同学已然形成了自己的朋友圈,对我伸出橄榄枝不过是出于对新同学得新奇,得知我性子的怯懦与无趣后便对我不甚在意了。许是同样身为转学生的惺惺相惜,她依旧会常找我玩。实话说,我是喜欢她的,可正是因为这份喜欢,我不敢去回应她,毕竟比起得不到,得到后再失去才是最痛苦的。但最终在她不厌其烦的“攻略”下,我们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友。

她很漂亮,也很喜欢装扮自己,因此经常会在头上、手上戴一些饰品。一次,她蹦蹦跳跳找到我,故作神秘地向我伸出手,白嫩的手掌上躺着一条很可爱的手链。“你看,这是我上次出去玩做的手工手链,送你一条哦!”我看着她笑眼弯弯的样子有些愣神。她见我不动,边自顾自往我手上戴手链,还不忘凶巴巴地警告:“这可是我亲手做的,世上唯有两条,我一条,另外一条就给你了,谁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哼!你可不许摘掉它!”我终于回过神,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此后的大半个学期里,我都一直戴着这个手链。后来她转学走了,我很伤心,手链也被我当做唯一的念想小心收起来了。

许是她的活泼开朗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她离开后,我并没有回归从前的怯懦,反而变得同她一般的活泼。一次和初中同学谈到从前,我说我小学的时候很内向腼腆,他们显然不信并且调侃道:“你内向的话恐怕世界上都没有外向的人咯。”朋友的不相信让我有些恍惚,原来我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怯懦的我了。

于此,思绪也便回笼了。我很感谢她,是她改变了我,但人不应该被回忆困住,于是我将手链重新放回盒子里,连同记忆里的她和曾经怯懦的我,转身走向更好的自己。

——九5 李诗怡

生日那天,我得到了母亲的照相机。它看起来依旧年轻,可确实是比我大上一轮的老伙计了。

我很费力地重新唤醒了它。它像个情报贩子一样向我展示它所知晓的信息,以此来留住我。它确实知道很多,我打开相册,一张昏暗的照片映入眼帘,那是我年轻的母亲,岁月还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所在的地点是我的姨妈家,昏黄的光线让人有些恍惚,我看那灿烂的笑脸像是照相机将我年轻的母亲永远存放在了里面。我难以从现在母亲身上捕捉到的自信,我不相信有些自卑的母亲也曾有过如此自信、美丽的时候。可照片中的人即使围着毛巾做的裙摆都难掩自信大方。感谢这台相机,让母亲在我的印象中终于拥有了年轻时的模样。

我继续翻看照片,下一张是站在花丛中的,我穿着粉色的花裙子被我的母亲抱着。毫不费劲就能想到当时举着相机的是我的姨妈,她从未消失在呵护我成长的路上,相片中的大家都缩小了不少,相机带我们倒退到十年前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它的确是一名优秀的情报贩子,终于在历经了那么多年后,将十年前的亲人与我的模样交给了我。

于是我带它出门了,以此寻找我应该交付给它的筹码,无论是回报相机的顽强精神,让尘封多年的自己撑到了我哥找到它的时候,也为了回报曾经的照片带来的惊喜,咔嚓,我也为多年后的下一个打开相机的人留下了一份来自2023年的礼物。

——九5 李若冰

梳妆台早已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玩偶却每天都锃光瓦亮。头上正红色的大蝴蝶结歪七扭八,却在外婆这间老旧的小屋里显得格外明艳,像外婆一样眯着眼,慈祥地笑着。

福娃娃、瓷娃娃,都是外婆对舅舅们跟妈妈的爱,因为深爱着自己的孩子,所以他们都是外婆的好娃娃。

——九5 黄敏
最后一页

大年初一那会=一,外婆要给表弟缝补破洞的衣裳,吩咐我去客厅超宽的衣柜里去找毛线。翻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本厚重的书。

我把毛线递给外婆,同时拿出那本书上前询问。“这是从你出生那年就有的记录本了,里面还有你和你外公的合照呢。”外公?是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谓又一次响起在我耳畔。我不禁又问:“外公是小时候每天和我玩,给我买玩具,身上味道还有点呛的那个人吗?”

外婆停了一顿说:“那时候是你外公爱抽烟、爱喝酒,最后得癌症去世了……”听完外婆的话,我便打开了书,第一张就是外公外婆端着碗喂我吃饭的照片,第二张是我外公教我做饺子的照片。书的最后一页,是外公在病床上对着我笑的照片,也是我意难平的一张。

或许,把这张照片放在最后一页是别有用意的。或许是不想让家人再看到外公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中与癌症斗争的凄惨景象,又或许是为我的童年不留下任何阴影吧。

——九5 曾浯硕

我有一个从小学起就陪着我的小本子,它在我心里被我默默打上了《黑历史》的名字。

里面有很多关于以前的回忆,分别后的难过,童年时期随手画的儿童画,令人快乐的,令我不禁感叹曾经的自己天真的。

大多人都会为分别而感到难过、悲伤,小时候的我也不例外。有一页纸上写着关于“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的一个好友转学了”的长篇大论,我看着那满满一页纸的难过只有默然,上面没有什么大道理,有的只是一个女孩对于不在后的不习惯,“不习惯于没人陪她聊天了,没人和她一起画画了,没人和她一起比较成绩然后因为某科成绩高对方一点就幸灾乐祸”,都是一些生活中的小事,但看着上面的这些,当时令我沮丧的、难过的、现在同样没有人陪着我做的事时也照样会替小小的我惋惜一下,但也仅仅是遗憾一下了,真的只能遗憾一下了,毕竟当年还没好好道别呢。

以前天真的自己总是会做出一些令现在的我不堪回首的事情,在各个方面上都是,比如我从小就喜欢的画画。那个小本子上有很多很多,我以前画的人物是那种小人偶,是在网上非常常见的那种圆头圆脑三角形身子的那种小人的那种简笔画。每次在我看到那一页的时候,都会不禁红了脸,很想撕掉,但转念一想,这也算是一种值得纪念的东西吧?毕竟我现在的画工还不错,不是吗?

那个本子我现在都还避之不及,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但是偶尔在不开心,或者是没有目标,觉得迷茫的时候拿出来翻翻,也许能够把自己逗乐,又或者是以小时候的目标为现在的目标来努力,试试着是否能实现?应该能吧。

总之,回忆有好有坏,《黑历史》算不上好也不坏,可以当这个本子是一个天真的小孩的故事。总之我现在应该是做不出那些事了,也不敢说出来,当不了那样的人了。

——九5 周海琳

幼时再无知,等到长大了什么都懂了。

十岁那年,我只是一个豆丁大点的小女娃,而我的爷爷须发皆白。那天是我得生日,这个两鬓斑白的老人用他那干巴满是皱纹的手拉着我稚嫩的小手在街上走着,他将我带到了一间有点年代的钟表铺前。老板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爷爷走上前挑选,为我定做一块表,这个表的表带是我喜欢的颜色,我高兴得连睡觉都放在身边。

这个两鬓斑白的老人给了我童年的快乐,却在新春当晚走了,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去远航了,给我留下的就只有那块早已没了色彩的表。

那块表如今被我收在一个盒子里,不敢再拿出,因为那天我清楚地记得我爷爷被送去医院,而我在家握着那块表边哭边说:“不!求求你爷爷不要走,你会好起来的!”但是现实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因为医院的车来晚了还堵车,我的爷爷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而永远地离开了。

如今,我妥善珍藏着这块表,因为它承载的不仅仅是我爷爷对我的爱,还承载了我对他永恒的思念。


——九6 林苗筠

回忆亦是怀念。黄昏时的太阳。洒下了金黄色的阳光,穿透窗户,映满了整个书房,每个物品都有着金黄色颜色,但唯独只有一件物品上面布满了灰尘,像是尘封已久的宝盒。

我在旁边抽了一张纸巾来进行擦拭,每擦一个地方,我的脑海里多一份回忆,渐渐的,它就展现出原有的模样,它是一台相机。

开启相机,记忆瞬间被拉回当时用到它的场景。那时,我和家人第一次爬山,看到秀丽的美景,心里感到震撼,便立马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将眼前的美景用心记录。

忽然,听到家人在远处呼喊我,我放下相机,想要回到家人身边。可是抬头一看,发现我已经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景点,似乎跟家人走散了。于是我带着相机穿过人山人海的过道,难免会有些碰撞,内心愈发焦躁。忽然,我的脑海里想到一个办法,因为相机是沿路拍的,所以我可以跟着相机里的风景一路往回走。我一路小跑,边跑边看相机确定位置。不久,我看到了家人,他们正焦急地找我,却又不敢离开原地。家人看到我非常高兴,问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讲述了出来,家人听到后非常震惊,也对这台相机有了不一样的深情。

时光飞逝,相机使用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甚至不用了,以至于身上布满了灰尘,但它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不可磨灭的。许多老物件都承载着珍贵的回忆,我们应该妥善保存,用心珍藏!

——九6 欧阳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思念的老家(小练笔)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