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春秋食事

时间:2018-07-28 16:01:15  作者:  来源:  查看:0

春秋食事

我从不爱吃垃圾食品。
大抵是遗传罢,我爸说我们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从不爱吃垃圾食品的。据说,我打胎里带出来的这种“怪癖”。听着挺玄乎,我也就姑且信了。
同桌就问,薯片?恶心。冰红茶?你也不看看这配料表……小龙虾?我挑了挑眉,那种污泥里抠出来的物种,也配入人口吗?
真是不吃,我挑得很。那我爱吃什么呢?
春天的时候,花红如雾,树荫下走过去,淋一头的花瓣,一脉的幽香。
我就想起古时薛涛制的桃花笺,纸薄如蝉翼,饰以花红、香气,真好。这时,我就想吞咽一大沓桃花笺下去,吞下一大口春天。
春,二月龙抬头吃芥菜饭。锅底薄薄铺上一层油,米饭是白的,菜是碧绿的,再加佐料:香菇切碎,萝卜切丁,一下去——出来的,米饭粘了蔡的绿,菇的香,萝卜的素,喷想着呢。
春天毕竟短,夏踩着后脚跟,就来了。入夏有杨梅,什么茶山梅、萧山梅,太讲究了,没吃过。白白瓷盘里拣出一颗紫透了的,甚至于往黑靠的杨梅,囫囵一嚼,每一丝清香里浸抱了甜的汁液,在口中肆意炸开,炸成一团叫嚣的烟花儿。
还有山笋(马蹄笋),白嫩的肌肤小心地被揭开,一片一片大刀阔斧地切下,炒得油汁乱溅,再加上榨菜凑味,那出锅时的香气啊——是真没想到,那文文静静的山笋也能有这样的味道。
夏天热得流油,熟食易腻,冷饮太冰,不若尝尝一个接一个成熟的水果。杨梅舞罢,还有杨贵妃的荔枝,孙大圣的桃子……这一整个夏天,就这样清新地飘过去了。
秋雨绵绵不绝地姗姗来迟,好似要弥补未能及时来到的遗憾似的,一场接着一场。
我们这边的秋冬其实是差不太大的,都是雨纷纷的。然后,我们文艺地吟起“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
水上浮着葱末和油渍,波波荡开。混沌皮薄,馅儿厚,如白绢翻滚着滑过我的舌和喉,一点暖意在胃酸里渲染开来。汤是清汤,因我偏爱那句“人间有味是清欢”,竟也连带着饮食。
爷爷是个渔夫,托爷爷的福,我们常有些鱼虾吃。
我是不喜油腻的,但清蒸的梭子蟹真是好吃。去壳,细揭开,那滑而脆的躯体,轻快地如羽如丝般的蟹肉,小心入口,脑海里有一瞬间的惬意。
也看过爷爷爸爸他们吃生食的,我却是不敢的。带血的食物总引起内心一种莫名的恐慌。在指缝间去看,还是青色的蟹,麻绳系住的足徒劳地挣扎,一菜刀下去——丝缕肉沫四溅。醋,酱油,再几刀乱砍,案板上,蟹的躯体惨不忍睹,却让他们吃的津津有味。这菜名叫作“呛蟹”。然后就到了冬。
冬日无雪,冒着些雾气,只觉阴阴地冷。
这时节是我最爱的。那么多好吃的:红豆汤,桂花汤圆,酒酿圆子汤,绿茶饼……在冷冷的冬日,热腾腾的食物最能勾起食欲。
还要烤番薯。独步街头,捧过纸袋,不留心便烫了手。嘶嘶地呼着气,却还要小口小口地咽下又糯又甜的番薯。
我用勺子拌着酒酿圆子汤。圆子模样讨喜,我大口吞下,感受到的是圆子在我的食道里,一前一后地追逐,酒糟香甜,柔柔的。
喝完,我就有些微醉了。这时,我就乘着酒兴,在冬日干燥的空气里大声诵《将进酒》,诵得空气都微醉了,带着暖意。
看着我列下的清单,同桌就感叹了一句,你还真是个纯正的江南人。
我说我要吃尽这人间的烟火气。
我要一支笔,从春夏写到秋冬;还要一双筷子,从春夏吃到秋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带上一本书去旅行
猜您感兴趣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联系站长
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发布,请联系QQ769913200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