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新春序曲

时间:2024-02-11 08:24:42 作者:戴思羽 浏览:0
熟悉的《新春序曲》,陌生的《新春序曲》。

并非旋律陌生,温暖的起调总能让我想起幼时风雪除夕折腾后起床那碗热气腾腾的汤圆。白胖胖的圆球会随着水汽蒸腾而表皮褶皱、形状塌陷,甚至流出漂浮猪油的黑芝麻馅料,让清澈的汤底沉淀黑灰的颗粒,变得不再可爱诱人。于是乎我会半带嫌弃地快速整口吞下汤圆,任黑芝麻的暖流迸射与流淌,乃至让上牙膛变得红肿起泡。此时卧室外巨大的黑色方块电视机已经不眠不休地播送了一整夜的《新春序曲》——相较于没有熬夜习惯的家人,相较于会在十点就睡眼惺忪钻进被窝睡觉的我,它仿佛是那个最渴盼新春到来的家伙。

大年初一早间的《新春序曲》仿佛是刻入血脉的,并没有专业的音乐老师为我教授歌唱,但那是种不由自主的习惯,适用于我,也适用于所有国人。

迎新春的声音当然是不止于《新春序曲》,菜场中嘈杂的呼喊声与大喇叭播放的新春系列音乐不妨是儿时的重要回忆。幼时的我俨然好奇而惊恐的小动物,牵着父亲的手,用恍惚的大眼睛望着他用另一只手拎着多只沉重的塑料袋,还要扒拉开拥挤的人群,在微弱的抱怨声中穿梭,充耳不闻。

彼时,我是对春节期间菜价的高昂一无所知的,只知道在爸爸有些无奈的目光中手舞足蹈地大喊“巧克力”“炸酥肉”“大白兔”“豌豆尖”等等我喜欢的食物,引得众人一阵侧目,能赛过我高声呼喊的只有刘德华的《恭喜发财》和卓依婷的《迎春花》。歌曲中传统戏剧和传统乐器的融入是自带喜悦氛围的,让购物的大家放下人挤人的怒火,摆出理所当然甚至喜气洋洋的表情在脸上,让空气随着鼓点而律动起来。

现在想来,其实幼时自己对新春佳节的理解除了“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之外,只是一种单纯的对音乐躁动下热闹氛围的随波逐流般的喜欢。这种感觉谈不上多么深刻,但是这种对新春到来的喜欢很纯粹。无关乎红包,无关乎假期,无关乎新衣服新鞋子,就是觉得音乐很喜人,很单纯的喜欢。

可是,何其陌生啊,今时今日的《新春序曲》。

旋律是熟悉的,画面是熟悉的,连春晚正式开幕前的广告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灯火辉煌夜,万家团圆时,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许是鞭炮在城市的禁止燃放让夜空显得过分深邃和沉默,或许是春晚的笑料愈发有限让欢笑从自然变成客气的尴尬表情,或许是小家庭的存在让大家族的热闹分崩离析,但如今《新春序曲》的温暖已经在寒风中早早凝固,只停留在每个耳之所及的聆听者的心中,却无法涌出、流淌、荡漾,成为大家共同的心声。

我曾经很不理解奶奶搬起木质小板凳坐在大电视旁生怕遗漏春晚的一丝一缕的心态,她是不能熬夜的,但是她依旧会在《新春序曲》响起时激动地鼓掌,节奏永远要慢上几拍,却乐此不疲。或许她享受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对看着她也自然发笑的儿孙们表现出自己的欣喜,欣赏自己拼搏一生家庭兴旺、儿孙满堂的成就。在春节的音乐里她就是最大的君王,在东风徐来时高高在上,成就一个卑微却令她欣喜若狂的梦想。

这种梦想对于我来说太遥远,因为未曾经历,因为易于实现,所以我不那么珍惜,所以年轻的一代也不那么珍惜。只有焰火升腾时,辉煌会留给我们一丝莫名的惆怅。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新春的序曲已经再度奏响,可日历的翻转却已经宛若平常。春节的意义,我想是童年欢乐的纯粹,是习俗创造的氛围,是老一代人回忆沧海桑田的契机。序曲,也会在时光的年轮下被碾碎了音符,在无可奈何中不可挽回地开启新的篇章。

长大后我成长为了我,新春依旧是那个新春,但序曲的开启,是破旧的新。那个旋律有回忆的甜蜜,有回忆的悲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东的除夕
相关作文
最热作文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联系站长
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